钟振振杂谈诗词创作(五十二)
2021-01-12 09:30:00  来源:江南时报  作者:钟振振  
1
听新闻

  钟振振博士 1950年生,南京人。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。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“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”指导教授,中国韵文学会会长,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,中华诗词学会顾问,中央电视台“诗词大会”总顾问、小楼听雨诗刊顾问、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。曾应邀在美国耶鲁、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。

  “2016年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”研究生词组获奖作品评点(优秀奖六名)

  优秀奖六名

  渡江云·感庄

  程悦(北京大学中文系 2015级博士生)

  扶摇开万里,南溟空阔,上下两苍茫。御风应熟视,姑射神游,水火亦无伤。浑成物我,想无辨、白璧圭璋。却疾谁、仁行标举,覆手窃侯王。相忘。人间似伪,蝶梦非虚,每萧然自丧。论死生、恒通为一,何费思量。鼓盆长啸霜天冷,愁还似、秋水汪洋。从郢逝、与谁重到濠梁。

  【评点】

  此亦学人之词也。

  “感庄”,古无此题,不如径依大赛定题作“读《庄子》”。

  “扶摇开万里,南溟空阔,上下两苍茫”,一起大笔振迅。用《庄子·内篇·逍遥游》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。”

  “御风应熟视,姑射神游,水火亦无伤”,“御风”,见《逍遥游》:“夫列子御风而行。”“熟视”“姑射”,动宾已完备,复加“神游”二字,即成蛇足。“水火亦无伤”,见《庄子·内篇·大宗师》:“古之真人……入水不濡,入火不热。”

  “浑成物我,想无辨、白璧圭璋”,“白璧”“圭璋”盖同类,奚用“辨”为?此不免有趁韵之嫌。

  “却疾谁、仁行标举,覆手窃侯王”,参见《庄子·外篇·胠箧》: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虽重圣人而治天下,则是重利盗跖也。为之斗斛以量之,则并与斗斛而窃之;为之权衡以称之,则并与权衡而窃之;为之符玺以信之,则并与符玺而窃之;为之仁义以矫之,则并与仁义而窃之。何以知其然邪?彼窃钩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,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,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?故逐于大盗,揭诸侯,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,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,斧钺之威弗能禁。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,是乃圣人之过也。”惟“仁行标举”,似嫌生造。改“口宣仁义,覆手窃侯王”如何?

  “人间似伪,蝶梦非虚,每萧然自丧”,“蝶梦”见《庄子·内篇·齐物论》:“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!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”“萧然自丧”,无所出,可改“超然自丧”,见汉贾谊《吊屈原赋》:“释知遗形兮,超然自丧。”或“窅然自丧”,见南朝梁王筠《问善寺碑》:“凝神汾水,窅然自丧。”

  “论死生、恒通为一,何费思量”,《庄子·内篇·德充符》:“老聃曰:‘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,以可不可为一贯者,解其桎梏,其可乎?’”

  “鼓盆长啸霜天冷,愁还似、秋水汪洋”,“鼓盆”,见《庄子·外篇·至乐》:“庄子妻死,惠子吊之,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。”然原典乃“歌”,非“啸”也。

  “从郢逝、与谁重到濠梁”,《庄子·杂篇·徐无鬼》:“庄子送葬,过惠子之墓,顾谓从者曰:‘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运斤成风,听而斫之,尽垩而鼻不伤,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闻之,召匠石曰:“尝试为寡人为之。”匠石曰:“臣尝能斫之。虽然,臣之质死久矣。”自夫子之死也,吾无以为质矣,吾无与言之矣。’”又《外篇·秋水》:“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庄子曰:‘儵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。’惠子曰:‘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’庄子曰:‘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’”以惠子为“郢人”则可,省“郢人”为“郢”则未见其可矣。

  水龙吟·读《楚辞》

  白海涵(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古代文学专业 2014级硕士生)

  也曾问对诸侯,才名早以贤良著。如今泽畔,佩兰被芷,餐英饮露。缱绻情深,始终难罢,一腔哀怒。况女嬃骂詈,帝阍闭户,忠贞意、凭谁诉。〇若使世间得遇,岂求之、苍梧悬圃。可堪满眼,众芳污秽,美人迟暮。万里河山,无边云物,孤魂何住?待秋风袅袅,当来把酒,吊沉江处。

  【评点】

  流畅自如,是柳永一路。用屈原故事、语典,多安稳妥溜。

  “也曾问对诸侯”,见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出则接遇宾客,应对诸侯。”从原典径作“应对诸侯”如何?

  “如今泽畔”,见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顷襄王怒而迁之。屈原至于江滨,被发行吟泽畔。”

  “佩兰被芷”,见《离骚》: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”汉王逸《楚辞章句》曰:“扈,被也。楚人名被为扈。”从原典径作“佩兰扈芷”如何?

  “餐英饮露”,见《离骚》: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”

  “女嬃骂詈”,见《离骚》:“女嬃之婵媛兮,申申其詈予。”“骂”与“詈”同义,且无出处,似有凑趁之嫌。改“重詈”如何?王逸《章句》曰:“申申,重也。言女嬃见己施行不与众合,以见放流,故来牵引数怒,重詈我也。”

  “帝阍闭户”,见《离骚》:“吾令帝阍开关兮,倚阊阖而望予。”

  “苍梧悬圃”,见《离骚》:“朝发轫于苍梧兮,夕余至乎县圃。”

  “众芳污秽”,见《离骚》:“哀众芳之芜秽。”从原典径作“众芳芜秽”如何?

  “美人迟暮”,见《离骚》:“恐美人之迟暮。”

  “秋风袅袅”,见《九歌·湘夫人》:“袅袅兮秋风。”

  渡江云·长江

  郑易焜(西北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专业 2015级硕士生)

  擘冰开混瀚,万笳引月,险梦下巫阳。送帆如过鲫,怒鬣吹潮,岸压荡飞霜。繁星趁汐,恋芳魂、犹绕清湘。东注去、归墟何迥,辛苦作回肠。〇都忘。中流击誓,铁索埋沉,换烟涛兰桨。终古怅、鱼龙眠稳,先证秋凉。狂澜不障东南壁,任负运、夜壑舟藏。云幄散、天风碧水茫茫。

  【评点】

  张弛有度,精彩纷呈。顾有若干明显失误,未能问鼎一甲,惜哉!

  “擘冰开混瀚,万笳引月,险梦下巫阳”,一起大气磅礴。

  “送帆如过鲫”,当读作“送—帆如过鲫”,句式与指定周邦彦词体作上二下三者不合。

  “怒鬣吹潮”,“鬣”字新奇,惜上文缺乏“蛟龙”之类意象以相照应,则“奇兵”竟成蹈险之“孤旅”矣。

  “岸压荡飞霜”,语不甚通。改“压岸荡飞霜”即通矣。然“压”“荡”二字犹嫌粗率,宜加烹炼。

  “繁星趁汐,恋芳魂、犹绕清湘”,“芳魂”似指娥皇、女英。上文张,此济以弛,妙!

  “归墟何迥”,“归墟”,见《列子·汤问》:“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,有大壑焉,实惟无底之谷,其下无底,名曰归墟。八纮九野之水,天汉之流,莫不注之,而无增无减焉。”用得好!

  “中流击誓”,用《晋书·祖逖传》:“仍将本流徙部曲百余家渡江,中流击楫而誓曰:‘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!’”然缩原典“中流击楫而誓”为“中流击誓”,似未见其可,盖“击誓”二字不辞故也。从原典径作“中流击楫”如何?

  “铁索埋沉”,见《晋书·王濬传》:“吴人于江险碛要害之处,并以铁锁横截之……(濬)作火炬,长十余丈,大数十围,灌以麻油,在船前,遇锁,然炬烧之,须臾,融液断绝,于是船无所碍。”

  “鱼龙眠稳,先证秋凉”,似从杜甫《秋兴》八首其四“鱼龙寂寞秋江冷”化出。

  “狂澜不障东南壁”,“壁”字嫌凑趁。味其语意,似指长江狂澜不能屏障东南半壁江山。然缩“东南半壁江山”为“东南壁”,似未见其可;且“障壁”云云,动宾亦不能搭配也。

  “任负运、夜壑舟藏”,用《庄子·内篇·大宗师》:“夫藏舟于壑,藏山于泽,谓之固矣。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,昧者不知也。”好!

  “云幄散、天风碧水茫茫”,一结有余韵。

  水龙吟

  张志杰(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古代文学专业2014级硕士生)

  雪文,陇西成纪人,某之石友也。初中相识,高中同班,而后同学于兰州。毕业谋职,一寄沪上,一寓维扬,两年后相约辞归,闭门考研。如今一在成都,一在兰州。正月初六日雪文弟远道来访。

  数声倦鸟西山,斜阳一曲寒苍树。晴窗瑟瑟,风雕残雪,炉烟染暮。欲醉还斟,杯中旧事,平生心绪。问红尘踏尽,可能明了,郑樵鹿、卢生黍?〇早岁连城自许,顾而今、十年歧路。赵家天下,米家山水,参差都误。世事艰虞,偏偏狂简,惜哉难悟。却从来错怪,流云社燕,总将人负。

  【评点】

  自嗟身世,言之有物,非为文造情者可比。有特定之社会认识价值,却无积极之人生价值取向;“少年”不足,“老成”有余,究非所宜也。

  小序长达七十余字,而所提供之澳门葡京,既与正文殊少关联,又非读者之所关注,故删存三五关键词,为简要词题即可。

  “郑樵鹿”,《列子·周穆王》:“郑人有薪于野者,遇骇鹿,御而击之,毙之。恐人见之也,遽而藏诸隍中,覆之以蕉,不胜其喜。俄而遗其所藏之处,遂以为梦焉。顺途而咏其事。旁人有闻者,用其言而取之。既归,告其室人曰:‘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;吾今得之,彼直真梦者矣。’室人曰:‘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邪?讵有薪者邪?今真得鹿,是若之梦真邪?’夫曰:‘吾据得鹿,何用知彼梦我梦邪?’薪者之归,不厌失鹿,其夜真梦藏之之处,又梦得之之主。爽旦,案所梦而寻得之。遂讼而争之,归之士师。士师曰:‘若初真得鹿,妄谓之梦;真梦得鹿,妄谓之实。彼真取若鹿,而与若争鹿。室人又谓梦认人鹿,无人得鹿。今据有此鹿,请二分之。’以闻郑君。郑君曰:‘嘻!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?’访之国相。国相曰:‘梦与不梦,臣所不能辨也。欲辨觉梦,唯黄帝、孔丘。今亡黄帝、孔丘,孰辨之哉?且恂士师之言可也。’”“卢生黍”,用唐沈既济《枕中记》故事。用典精切,而三言对亦工稳。

  “早岁连城自许”,“连城”即和氏璧之代名词。“米家山水”,宋米芾、米友仁父子,以山水画著称。“流云社燕”,皆东西南北,漂流不定之象喻。凡此俱见作者诗词写作技法之娴熟。

  水龙吟·毕业别京华师友

  胡江波(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2014级硕士生)

  九街依旧喧哗,香车来往红尘路。高楼祖席,吟诗把盏,与君笑语。世事乖违,情留帝里,身归何处。自春回以后,花飞紫陌,繁华地、频频顾。〇忆昔伶俜数载,叹时时、独行风雨。他年有幸,交亲常伴,师恩无负。却望生涯,胸中意气,壮心如故。且休伤别绪,一杯饮尽,向前程去。

  【评点】

  此亦离别之作,曰“胸中意气,壮心如故”,曰“一杯饮尽,向前程去”,较上首“阳光”多矣。少年豪放,固当如是!

  “与君笑语”,题曰“别师友”,是复数;“君”则是单数。“与君”二字宜改。

  “情留帝里”,“帝里”二字不合时宜。今乃共和国,非帝国矣。

  “繁华地、频频顾”,此时尚未离京,“顾”只作寻常“看”字用。然“顾”之本义为“回头看”。用于此,易致误会。

  “忆昔伶俜数载,叹时时、独行风雨”,此似追忆入京攻读硕士学位之前。按思维逻辑,当接叙入京后师友相得之乐,以为对比。不料下文却直接跳到对于将来之期盼:“他年有幸,交亲常伴,师恩无负。”章法未密,故文气亦不甚贯通也。

  “却望生涯”,“却望”一般指回顾。谓“回顾生涯”,语便不通。

  水龙吟·咏珞珈樱花

  郑韵扬(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专业2014级硕士生)

  余曾负笈珞珈。北京玉渊潭樱花与珞珈樱花同为日本所赠。

  问梅谁续芳音,温香径夺寒香去。约裁羽扇,流铺云幄,愿天稍驻。霞绮盈盈,珠光喷射,填衢仙侣。竟夜阑回雪,薄衣力怯,料难度、清明雨。〇别事人间最惯,几枝牵、蓬山归路。不应垂首,素笺冰裂,檀心何诉。我亦离披,燕南楚北,一般轻付。奈名园碧瓦,年年春望,见伤情树。

  【评点】

  作者由武汉大学本科毕业,至北京师范大学攻读硕士学位。武大珞珈山以樱花著称,北师大地近玉渊潭,樱花亦盛。有此因缘,无怪乎其咏樱花一往而情深也。

  “问梅谁续芳音”,词之发端,有直入,有渐引。此由梅说起,是渐引,好在从容不迫。“芳音”,“音”字不切,改“芳华”或“芳标”如何?

  “温香径夺寒香去”,好!

  “约裁羽扇”,面积、体量过大,方须“约裁”;“羽扇”微小,何待“约裁”?“羽扇”以喻樱花,终嫌不似,改“羽葆”如何?惟“葆”当曰“擎”,亦不可“裁”也。

  “流铺云幄”,“铺”“幄”,动宾搭配似不甚当。“幄”当曰“张”。

  “愿天稍驻”,“天”字未安,改“愿春稍驻”如何?若见采纳,则下片末“年年春望”可改“年年三月”,以避“春”字之重复。

  “别事人间最惯”,“别事”一般指“他事”。改“离别”如何?

  “几枝牵、蓬山归路”,揣作者之意,似写樱花有情,牵挽留我,不放归去。然未能以文字精确表达。改“莫牵衣、欲留人住”如何?若见采纳,则上句“人间”可改“世间”,以避“人”字之重复。

  “不应垂首,素笺冰裂,檀心何诉”,上句若改“莫牵衣、欲留人住”,则此三句亦须作相应调整。重点推敲“不应”二句,“檀心何诉”句好,毋庸改也。

标签:研究生;词组;大赛
责编:杨春源 王婉娟